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廣告門戶網 >> 廣告新聞 >> 網絡快評 >> 財經快評 >> 正文

P2P網貸一地雞毛,細數那些爆雷平臺的大佬們是如何揮霍的

責任編輯:佚名    新聞來源:投中網    新聞日期:2019/10/21

  十多年的時間,互金在國內的發展已從人人追捧,到一地雞毛。在這個過程中,部分平臺的決策者們,功不可沒。


  如今,這些人,有的賺得盆滿缽滿,逃之夭夭;有的時運不佳,鋃鐺入獄;還有的人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最不濟的是韭菜們,原本想著用本金生出利息,奈何血本無歸。存在他們心中的疑惑是:“錢去了哪里”。


  其實,這個問題不難回答,盤點這些年互金圈的幾大重案要案,答案便可揭曉。


  比如,曾有人在與投中網閑談之間透露,某平臺大佬賺錢之后,買了棟自帶游泳池的別墅,并在泳池里養起了大頭魚,待家中有客造訪時,便用來招待客人。


  不過,現實中,這樣的事件或只是個例。相比之下,房產、豪車、美女、飛機等,或才是諸多大佬們的真愛。


  不過,較為悲慘的是,在互金圈,這些擁有上述“資產”的大佬們,最終大多相繼入獄,無福消受。


  一、先鋒舵手張振新


  4架私人飛機、數家英國星際高爾夫球場、掛滿走廊的名畫


  先從近期互金圈鬧得沸沸揚揚的先鋒系說起,隨著其掌舵手張振新的逝世,關于他的個人信息,已被各大媒體及投資人扒拉得所剩無幾。


  這些被扒出的資料,主要集中在三個方面,第一,張振新死亡的醫院信息;第二,張振新及先鋒的資產信息;第三,張振新身邊的美女高管們。


  而投中網在網信維權群內觀察發現,當下,其實投資人最為關心的是先鋒及張振新個人的資產問題,畢竟,這直接決定了先鋒的償債能力的。


  那么,張振新的身價如何?


  據投中網查閱,在《2018年胡潤百富榜》之富豪1800人完整名單中,47歲的張振新位列1324名,資產30億人民幣。


  公開消息稱,張振新于2003年起家于大連,隨后用數十年時間便搭建了一個聚集證券、保險、支付、網貸等業務的龐大金融帝國,此外還涉及電影、區塊鏈、網約車等產業,擁有上百家公司,直接管理資產高達3000億元。


  數十億的身價,加之龐大的金融帝國,其資金實力不容小覷,而這或也是張振新花錢從不吝嗇,出手闊綽的原因之一。


  據互金商業評論盤點,在2013年,張振新斥資上千萬英鎊收購了英國漢普郡的索恩斯莊園酒店,該酒店占地400英畝,擁有一個溫泉酒店和一座18洞的高爾夫球場。


  但這樣的規模,似乎并不能讓張振新滿意,于是,他便斥巨資將該酒店房間從80間擴建至160間。


  2015年9月,張振新又聯合一個新加坡人以1600萬美元的價格買下愛爾蘭卡斯爾馬特度假酒店,其中張振新持有該酒店產權的80%。


  據稱這家莊園式酒店占地220英畝,還包括一座廢棄城堡。為此,張振新又斥資3000多萬美元對酒店翻修和擴建。


  同年,張振新還收購了位于英國薩里山國家公園的林斯山水療中心酒店,該酒店占地22英畝。據稱,今年3月,當地政府部門批準了該酒店1300萬英鎊的擴建升級計劃。


  張振新還擁有4架私人飛機,并在香港的灣仔擁有私人會所—“古琴臺”。而在會所的走廊里,掛滿的是他從世界各地買來的名畫。如今,古琴臺在香港已然聲名大噪。


  不僅如此,張振新對樂器也很感興趣,據稱,他曾多次擲百萬甚至上千萬資金購入心儀的古琴。


  不過,光輝的歲月,在今年7月,戛然而止。隨著網信的逾期,先鋒的狀況日益惡化。


  10月5日,先鋒集團通過“網信官微”發布張振新因病去世的訃告,先鋒再次被推上風口浪尖。不過,關于張振新是否真的去世,不少人持懷疑態度。


  網信普惠官網顯示,截止2019年10月9日,該平臺借貸余額為57.8億元,涉及出借人14萬,人均累計出借金額4萬元。


  而21世紀經濟報道報道,截止2019年6月,先鋒系借貸余額約700億元。其中包含,網信平臺金交所產品借貸余額約450億元;網信普惠等P2P平臺,借貸余額約60億元;先鋒系私募基金,約200億元。


  如此巨額債務,如何償還?先鋒集團CEO張利群稱公開表示,目前先鋒小組先鋒集團已梳理了超過200億的資產清單以及各金融牌照,但這對于700億而言,無疑是杯水車薪。


  二、團貸網唐軍


  50套房、40輛車、2架飛機、2塊地


  對于業內及投資人而言,團貸網被經偵,是意料之外的,畢竟在所有關于網貸的排行榜上,團貸網一直名列前茅。


  3月28日上午,東莞市公安局在微信公眾號發布《情況通報》,稱團貸網已經被偵查立案,實際控制人唐某、張某被采取強制措施。


  彼時是團貸網運營的6年256天19小時,借貸余額超145億元,出借人數超22萬人。而在此前一個月,團貸網的新增注冊用戶人數還達到了41914人。


  據東莞市公安局近期披露的信息顯示,截止7月30日,累計追繳凍結團貸網相關負責人涉案資金56.38億元人民幣、涉案股權和股票賬戶一批,查封扣押涉案房產50套、土地2塊、飛機2架、汽車49輛及物品一批。


  唐軍可以說是一個具有魄力的人,雖出生于四川達州這樣一個小縣城,但其野心并不小。


  在大學期間,唐軍便以幫助國海證券拉客戶,為股民開戶賺錢。創業初期,更是為獲得資金,而在網上以213萬人民幣的價格拍下與巨人網絡董事長史玉柱一頓三小時的午餐時間。據稱,當時這筆午餐費用,耗費了唐軍全部身家的四分之一。


  但有舍有得,唐軍靠著這頓午飯,不但贏得了史玉柱的投資,還依靠史玉柱結識了不少大咖,從此人生開掛,一帆風順。


  在團貸網經營得風聲水起的過程中,唐軍還一口口吃下了一家上市公司,并對其進行控制,將團貸網裝入其中。


  就在順豐風水之時,監管鍘刀落下,內藏貓膩的團貸網不得不重新發展業務,于是就有了現在各大小區偶能遇見的小黃狗,但這并未能挽救團貸網的頹勢。


  據小黃狗內部人士此前向投中網透露,目前,小黃狗已在進行破產重組,且目前員工只有近四五百人,而在小黃狗發展高峰期,公司員工近2000人。


  如果不是監管收緊,團貸網也許不會在此時就慘淡收場,但奈何“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三、e租寶丁寧


  愛江山、愛美人,還愛槍支彈藥


  在互金圈的重大案件中,e租寶不能不提,不僅僅是因為涉及金額大,覆蓋人群廣,平臺規模大。


  更重要的是,e租寶案件的爆發,直接導致整個行業被監管重視,此后政策頻出,行業逐漸結束野蠻生長的時代,對互金行業的發展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此外,這家平臺的掌舵手—丁寧對于投資人所投資金的揮霍方式也令人震驚,別人都是房子,豪車,美女,丁寧卻偏偏喜歡槍支彈藥。


  E租寶成立早期,丁寧一方面利用投資人貪圖高息的投資心理,另一方面用各大網絡渠道廣告造勢,短時間內便誘惑了數十萬投資人。


  彼時,從公交到地鐵,從戶內到戶外,從百度搜索到電視劇廣告,從線上線下無處不是關于e租寶的廣告,琳瑯滿目。


  打法雖野,但頗為有效,該公司成立僅一年后,平臺的融資金額已達到500億元左右。


  資本之下,丁寧開始過起了奢靡的生活,并與多名女性,有不正當關系。


  公開資料顯示,在物質方面,丁寧僅給總裁張敏一人,就贈送了價值高達1.3億的新加坡別墅,1200萬的鉆戒、名表、豪車,以及5.5億元的現金。


  此外,丁寧還要求辦公室的幾十個女秘書,通通穿LV、GUCCI、CHANNEL等奢侈品制服,并幾乎將全國LV店、愛馬仕店買空。


  但如今,這些都已成為過去時,而那些曾經與丁寧同富貴的人,如今也在獄中共患難。


  2017年9月12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公布丁寧及該公司其他員工的判決書。


  判決書主要提及了丁寧及所任職公司的四大罪狀。分別為:集資詐騙罪、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走私貴金屬罪(主要是黃金、金條);非法持有槍支罪;偷越國境罪。


  罪名背后的支撐是巨額的資金,裁決書中提到,某租寶在丁寧任職期間,通過電視臺,網絡、散發傳單等途徑向社會公開宣傳,吸收115萬余人資金共計人民幣762億余元,同時集資后大部分資金未用于生產經營、揮霍部分集資款,將部分集資款用于犯罪活動,造成集資損失380億余元。


  那這些資金究竟是如何被揮霍的?


  382億余元用于返還集資本息;12.3億余元用于向提供虛假債權項目的中間人支付好處費;20億余元用于發放員工提成、工資,12億余元用于支付辦公場所房租,購買辦公設備,4.8億余元用于支付廣告宣傳費用;23.33億余元調往國外“投資”;31.68億元用于收購負債公司,不良債權等支出;12億余元由丁寧“贈予”被告人張敏、王煥之、謝潔、姚寶燕等人;4.91億余元用于購買珠寶、玉器、字畫、奢侈品等財務;9.2億余元用于購買境內外房產、飛機、車輛,2998萬余元用于走私貴金屬支出,而以上這些數據僅僅是已經追蹤到的金額。


  此外,案發后,該租寶被凍結的資金為109.4億余元;美元8031萬元;扣押現金9.18億余元、美元6927元;查封房產6套;扣押機動車6輛,扣押黃金136930克;扣押玉石;金銀制品、字畫、手表、箱包、首飾等物品1076件,另凍結該公司以23億元購買的某航空有限公司股權。


  盡管此時,已經查詢到如此之多的資金流向,但裁決書仍稱,因涉及非法集資金額巨大,因此,其他資產追繳仍在進行中。


  四、中晉徐勤


  豪宅養孔雀 千萬美元買酒莊


  提及中晉,了解這家平臺的人,首先想到的是“九球天后”—潘曉婷,她是當年中晉的形象代言人。


  當然,中晉被查后,潘曉婷的日子也不太好過,一段時間內,她在上海開設的球館門前曾一度聚集諸多投資人,要求賠償。


  公開資料顯示,中晉成立于2011年,截至2016年2月,該平臺的投資總額已突破340億元,總人次超13萬,60歲以上投資人就超2萬。


  2016年4月,該平臺被查,案發時未兌付本金共計48億余元,涉及投資人1.2萬。


  然而,巨額負債背后,中晉的老板徐勤的豪華生活,令人咋舌,不輸丁寧。


  據解放日報·上觀新聞報道,徐勤在上海購買了3套地標性住宅湯臣一品,其面積均達到600多平米。但徐勤真實的居住地卻并不在自己所買的住宅里,而是選擇了租住在同一小區另一套面積1200平方米的頂樓復式樓。


  據稱,該棟復式樓,每月租金至少20萬元。加上司機、傭人和廚師等專門服務人員,他和妻子一個月生活開銷近50萬元。


  徐勤對這座豪宅,下了不少心思,有噴水池,有徐勤為自家孔雀裝修的獨特小屋,還有價值20萬的愛馬仕自行車。


  掛在客廳中間的墻上是一幅葡萄園的油畫,畫中的人物是徐勤自己與其妻子,以及中晉高管。


  徐勤稱案發前,自己正打算以1000萬美元的價格收購該葡萄園,收購原因是:因為便宜。


  此外,徐勤還擁有一輛全球限量8臺的布加迪威龍跑車,以及多部豪車,其總價達1.48億元。


  另據中晉采購人員爆料,當徐勤外出旅游時,不管是歐洲,南極,還是香港,都是包機,住的也是當地最好賓館里的總統套房。


  除個人及家庭消費之外,中晉公司的消費也不容小覷。徐勤曾粗略統計:包括辦公場所租金、員工獎金及傭金、經營日常開銷每天支出約300萬元,投資人本息每天支出約200萬,也就是說平臺一天的支出約500萬元,而每月就是1.5億。


  五、快鹿施建祥


  別墅大宴明星 過億港幣購置豪宅送佳人


  施建祥引起媒體的注意,并非快鹿被立案之后,而是源于電影《葉問3》的宣傳海報。


  作為《葉問3》的制片人,施建祥躍然于海報之上,其位置極為顯眼。此外,憑著《葉問3》,施建祥還獲得了“最具影響力電影人”獎項。


  事實上,在互聯網金融極火的那幾年,平臺與明星搭訕,明星為平臺代言并不是罕見的事。


  張鐵林、郎朗、黃曉明等都曾為P2P平臺代言過,但僅限于合作往來,但施建祥卻不太一樣,與明星交流見面,似乎已成為他生活中的一部分。施建祥喜歡與各大明星合影,然后將照片配文公開發布在公共平臺。


  早期,在施建祥的微博中,既有如甄子丹、宋承憲、黃曉明這樣的影視明星,也有周立波、崔永元、劉翔等名人。此外,甚至還有與奧巴馬,米歇爾的合照。


  不過,最為值得一提的,還是施建祥認鐘鎮濤(中國香港男歌手、藝人,溫拿樂隊主音歌手兼吉他手)的女兒鐘懿為干女兒。據稱,施建祥對鐘懿視若珍寶,且舍得花錢。


  2012年,《東周刊》爆料,施建祥在鐘懿的生日會上,不但為其送上了兩套名牌衣服,還贈予了鐘懿金碗筷,以及一百萬港元。


  除喜歡與明星打交道之外,還能讓人記住施建祥的就是多達28個的頭銜,比如著名電影投資人、十大工商英才、民營企業領軍人物、上海市文化發展協會副會長、上海市長寧區私營企業協會副會長等等。這是其他互金大佬所不能“企及”的。但據虎嗅網報道,其實施建祥名下很多的title,都是假的。


  2016年3月,電影《葉問3》被爆票房造假,隨后快鹿資金鏈坍塌。不過,較為良心的是,快鹿并未直接選擇跑路。


  截止2017年3月,快鹿共計兌付7億多元資金,直到公司現金流枯竭,才被迫停止兌付。而彼時,仍有近150億元未能進行兌付,涉及投資人7萬余人。


  快鹿被查之后,施建祥的私生活被快鹿內部人士爆出。該內部人士稱,施建祥長期包租于兩棟虹橋迎賓館別墅,并在2015年豪擲2千萬裝修西郊別墅。


  在快鹿鼎盛時期,施建祥夜夜笙歌,經常請平臺高管及明星在別墅聚會,玩喝酒送錢游戲,只要誰在規定時間內最快喝完一瓶茅臺,獎勵現金20萬,靠著這樣的游戲,有的人只要喝一個晚上的酒就能輕松進賬幾十萬。


  另據快鹿內部人士透露,2015年春節后,為在香港落地項目,施建祥耗資數千萬港幣租住香港頂級別墅供其使用。別墅保安嚴密,內部奢華,其內家具多從意大利定制空運到港,此外,還購買了大量名畫。


  在這里,施建祥經常在別墅宴客,邀請香港一二線明星聚會。別墅管家透露,彼時從法國購置空運到港的82年拉菲,PEtrus等超級紅酒常常是幾十箱備貨。


  對于身邊的美女,施建祥也從不吝嗇,僅其中一位,施建祥便為其出手購買了香港中環黃金地段的半山麥當勞道君鉑期房。據2016評估報告顯示,香港半山麥當勞道君鉑價值已過億港幣。


  將非法集資的錢,如此揮霍,但如今的施建祥仍逍遙法外,在快鹿被查后,他迅速辭職,逃往國外。


  2016年6月,施建祥落腳溫哥華,開始新生活。據溫哥華公眾號爆料,施建祥一到溫哥華,便立即全副武裝起來。租賃海景豪宅,添置若干輛名牌豪車,其中奔馳白色G163 一輛、小路虎極光兩輛,另一輛房車規模堪比公共汽車。


  此外,還有報道稱,施建祥為尋得溫哥華國籍,到達該國不久后,便與一名女性閃婚,生活豐富多彩。


  一邊是投資人辛酸的維權,一邊是“大佬”們奢華的生活,兩者之間對比鮮明。曾經,他們彼此盯住對方的腰包,想要在對方身上大賺一筆,卻未料到,最終形成惡性循環。


  投資人因高息放出本金,最后血本無歸;“大佬”用投資人的資金揮霍享受,最終深陷牢籠。



文:晨曦 來源:投中網

聲明:本站登載文章僅為傳遞信息,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我們刪除!聯系電話(同微信):17815604676 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廣告門戶網


  • 上一篇新聞:
  • 下一篇新聞: 中國廣告門戶網:正在更新中......
  • 發 表 評 論

      姓 名:   性 別:
      Q Q號:   Email:
    我要給這篇文章評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請自覺遵守,注意文明發言
    企業推廣
    企業服務

    旺彩3d号码推荐